数据更新 | 2020年全球黄金ETF净流入达877吨,总持仓量创历史新高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9日

 

文章来源:世界黄金协会

    不管以何种标准衡量,2020年黄金ETF及类似产品(黄金ETF)表现不俗。2020年,全球黄金ETF净流入量高达877吨(约合479亿美元),而其持仓量合计增加了三分之一以上,创下3,752吨的历史新高[1]。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地区的黄金ETF资产管理规模(AUM[2]都出现了显着增长——比除美国以外的任何央行黄金储备都多,且仅比美国在诺克斯堡(Fort Knox)的储备少15[3]  

    超低利率环境推动了1月和2月黄金ETF净流入,从3月开始,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和日益严重进一步提高了人们对黄金的投资需求。下半年,风险日益加剧,各国政府纷纷出台刺激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以应对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叠加黄金价格的强劲涨势,进一步驱动了黄金ETF的净流入。8月初黄金价格一度攀升至2,000美元/盎司以上,创下历史新高。此后,全球黄金ETF的规模增速有所放缓,随后黄金价格回落至1,900美元/盎司的水平。 

    与其他形式的实物黄金投资相比,黄金ETF的强劲表现尤为突出。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全球金条和金币的需求喜忧参半:西方市场的强劲需求和东方市场在第三季度恢复前的低迷需求形成鲜明对比。在2020年的前三个季度中,黄金ETF几乎占全球总黄金投资需求的三分之二,远高于以往任何一年。与此同时,2020年的黄金ETF需求达到了过去五年黄金年均产量的四分之一[4]   

    但年底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和新冠肺炎疫苗研发成功提振了市场情绪,投资者的风险偏好随之抬升,导致11月黄金ETF出现了109吨的净流出。虽然该态势一直持续到12月,但是流出速度明显放缓,12月的净流出仅40吨。

区域流量概览

    2020年前三个季度全球黄金ETF的总资产管理规模累计增加1,007吨,而第四季度则出现了130吨的净流出。流出量最多的区域是北美(持仓量下降86吨,资产管理规模减少50亿美元,约合总规模的4%,下同)和欧洲(-35吨,-22亿美元,-2%)。亚洲的黄金ETF则流出4.7吨(-2.55亿美元,-3%),而其他地区上市的基金(-4.4吨,-2.57亿美元,-7%)也出现净流出。12月黄金ETF的净流出速度明显放缓。虽然亚洲基金相对于其规模(-1.7%)的下降幅度最大,但是北美(-1.2%)和欧洲(-0.8%)基金再次出现了最大规模净流出。12月,全球黄金ETF总持仓下降40吨(-22亿美元,-1.0%)。

2020年黄金价格表现和交易量

    2020年以美元计价的黄金价格上涨25%,并于86日创下2,067.15美元/盎司的历史新高。3月,全球市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黄金价格下跌了12%但在年底时,黄金价格有所回升,并成为2020年表现最佳的资产之一。2020年的金价波动也有所上升,其年化波动率达到20%,为201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远高于其16%左右的长期平均。但是,投资者应基于所有资产的波动率来看待金价波动的抬升。2020年,大多数资产的波动率都有所增加。例如,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年度波动率高达32%,几乎是其长期平均值18%的两倍[5]全球黄金市场的交易量也有所增加。2020年全球黄金日均交易量为1,827亿美元,远高于20191,457亿美元的日均交易量。甚至在市场相对低迷的4月和12月,全球黄金的平均交易量仍然达到了1,399亿美元和1,432亿美元的高位。根据CFTC持仓报告显示,COMEX黄金期货的净多头在11月曾跌至年度最低的716吨,但到年底回升至816吨,也是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虽然这低于873吨的年均水平,但明显高于529吨的10年长期平均水平[6]总体而言,由于金价的强劲涨势,2020年全年的黄金期货净多头头寸有所增加。
   
我们认为,2020年底黄金净多头并未达到或超过年初1,209吨的历史高位,是因为相对于场外交易和黄金ETF等其他投资产品,持有期货的成本因黄金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在三月份的脱钩已大幅上升。许多投资者可能会将期货转换为场外交易或黄金ETF,也有可能完全撤出黄金市场。 

2021年黄金需求的驱动因素

    虽然已进入2021年,但2020年黄金需求的许多驱动因素都将继续,例如更低利率和机会成本的降低、财政刺激措施、股票市场的过高估值以及新冠疫情对经济的持续影响。在已发布的《2021年黄金市场展望》中,我们深入了探讨其中的部分驱动因素。

2020年区域流量变化[7]

全球所有地区均出现了强劲的净流入 :

北美:净流入563吨(319亿美元,45%);

欧洲:持仓量增加260吨(133亿美元,21%);

亚洲:持仓量增加38吨(19亿美元,49%);

其他地区:流入量为16吨(8.99亿美元,41%)。

2020年具体基金流量变化

    SPDR® Gold SharesiShares Gold Trust引领全球黄金净流入,占全球资金净流入总量的50%以上:

    北美:SPDR® Gold Shares持仓量增加277吨(154亿美元,35%),iShares Gold Trust净流入165吨(95亿美元,54%),其次是SPDR®Gold MiniShares,增加43吨(25亿美元,217%);

    欧洲:英国基金的净流入最高,以iShares Physical Gold 91吨,49亿美元,70%)与InvescoPhysical Gold 84吨,48亿美元,67%)为首。但是,英国上市的WisdomTreePhysical Gold-26吨,-15亿美元,-20%)出现了欧洲地区最高的净流出。瑞士UBS ETF黄金(-23%)和英国Gold Bullion Securities-6%),以及德国的XtrackersPhysical Gold-28%)也出现大量净流出;

    亚洲:随着亚洲基金资产的增长,年内有七只新的中国黄金ETF上市。

长期趋势

    2020年黄金ETF总流入达877吨,比2009年的创纪录的646吨增加了近231吨:

    虽然2020年前10个月流入量刷新纪录,但11月和12月出现净流出,尽管该情形于2021年初得以扭转;

通过ETF的黄金投资需求表现强劲,仍然是整体黄金需求的主要驱动因素;

北美基金贡献了2020年全年全球黄金ETF净流入的近三分之二;

    低成本黄金ETF2020年年底虽然继续保持一定的增长,但总流出量同比上升一倍以上[8]

备注:[1]我们会定期核查全球黄金ETF,并根据最新数据和信息调整基金名单和持仓量。[2]11月和12月出现净流出之前,黄金ETF持仓量于202011月达到3,915吨,创年内新高。[3]美国政府持有约8,133吨黄金,其中4,582吨存储在诺克斯堡的保险库(请参阅《美国政府黄金储备状况报告》)中。  [4]基于2015年至2019年的全球金矿产量。欲了解更多详细信息,请参阅Goldhub板块的需求与供应。 [5]波动率是根据自2000年以来每种资产的日标准差年化走势计算得出的。[6]净多头是指基金经理和其他类型交易商的在COMEX黄金期货市场的净多仓位。[7]我们同时以盎司/吨数和美元来计算黄金ETF流量,因为这两项指标均与准确了解黄金ETF表现息息相关。吨位变化可直接反映持仓水平的波动,而流量的美元价值则为金融行业标准,能够展示投向黄金ETF的资金规模。在某些月份,就不同地区观察,文中以黄金吨数计算的流量与其美元价值的比例似乎并不一致。但实际上,两项数字均无误。差异是月内黄金价格表现、美元走势和流动时点之间相互作用的结果。例如,欧洲在月初黄金价格较低的时候经历了资金流出,但在月末黄金价格上涨的时候资产规模又有所增加。又或者,欧元/美元汇率在基金有流量的时候大幅变动,也可能造成吨数变动与美元流量的不同。[8]美国低成本黄金ETF指在美国设立、交易,且年度管理费率不超过20个基点的黄金ETF。目前,该类基金包括Aberdeen Physical Swiss Gold Shares, SPDR® Gold MiniShares, Graniteshares Gold Trust, Perth Mint Physical Gold ETF